直接轉連結到這邊比較快
最近辦ㄌ推@FangoCat
TumblrFB

021  

不知道要用什麼圖開場所以拿舊圖來貼

我忍不住還是寫了同人文,文筆嘛......我不會用什麼華麗的詞藻跟修辭所以都很平鋪直述

 

注意

二次創作有

腦補有

個人詮釋有

閃光有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就請點開吧:3

 

 

 

 

 

  「我叫馬歇爾李,吸血鬼之王。」少年外表的吸血鬼這樣笑著說。
  「我不是問你是誰,你出現在我家做什麼?」
  我舉起劍對著他,他卻一副從容不迫的姿態飄……應該說站在半空中。
  「噢,說得對啊,妳們兩個出現在我家做什麼?也許妳們看不出來,其實我已經一千歲了。早在妳們兩個出生前,我就已經住在這裡很久囉,妳們只是在之後住進來而已。所以,就請妳們兩位滾出去吧。」
  「什麼?!開什麼玩笑啊!」
  「費歐娜,忘了我跟妳說的嗎?吸血鬼會咬開妳的喉嚨,吸光妳的血液!」蛋糕邊發抖邊說。
  我瞥了馬歇爾李一眼,他正微笑著看著我,從剛剛他就一直朝著這邊看嗎?
  「可是,我們都住在這裡這麼久了,現在他一句話叫我們走我們就走嗎?」我還是無法接受這麼突然地就得搬出去的事實。

  「等等,我改變心意了,這裡就讓給妳們住吧。」
  欸?
  「別搞錯喔,是我『讓』給你們住,並不改變這裡是我家的事實,我只是想到要讓一個小女孩流落在外……實在有點殘忍啊。」
  「那我怎樣就無所謂嗎?」蛋糕小聲的嘟嚷道。
  一下叫我們滾出去,一下又說讓我們住在這。這傢伙是在耍我們嗎?這就是我跟他的第一次相遇。

※※※

img015-3  

  「費歐娜,感謝妳幫我解決這場騷動,這是我親手烤的杯子蛋糕,不介意就請妳收下吧。」糖球王子拿出一袋用別緻的緞帶包裹的袋子,將它遞給了我。
  「我怎麼會介意呢?我高興都來不及了!謝謝你,糖球王子。」我接下糖球王子手裡用袋子裝的杯子蛋糕,剛烤好的蛋糕還有著些微的熱度。
  「那……下次有什麼麻煩的話再拜託妳了。」糖球王子說完便乘著黑暗獨角獸大王,向我揮了揮手後往糖果王國飛去。
  我捧著手中微熱的杯子蛋糕,想起剛才糖球王子掛著微笑的臉,心裡不知道為什麼也覺得暖烘烘的。

  「妳喜歡糖球那傢伙啊?」馬歇爾李插著腰突然出現在我旁邊。
  「你什麼時候……,嚇我一跳!」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在旁邊偷看,連糖球王子都沒有發現大概是隱形起來了。
  沒錯,自從上次從樹屋出現之後他就三不五時地出現在樹屋。不是外出冒險回來看到他在客廳晃來晃去,就是在吃飯休息的時候他突然冒出來把晚餐給搶走,這傢伙明明就不吃那些食物的啊!但看起來他現在又似乎是住在別的地方,因為沒看過他在樹屋睡覺過,還是說他都不睡的?
  「他給妳什麼東西?我看看。」連個「請」字也不說,馬歇爾李把我手中的杯子蛋糕給拿走。你既然剛才就在旁邊,那你應該早知道他送我什麼東西吧?
  「那是糖球王子要給我的,還來!」我伸手想奪回蛋糕,但是他飄到我搆不著的高度根本搶不回來。
  「杯子蛋糕啊,真有他的風格呢,又是粉紅色。」馬歇爾李說完便把手中的蛋糕吃掉,正確的說法是把顏色吸掉。
  「聽你這樣講,你本來就認識糖球王子?」
  「認識啊,他是個無趣的傢伙,相較起來……我覺得妳比他還好玩多了。」他邊說邊飄了過來,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
  「你做什麼啦!」我把他的手推開,另一隻手來回擦拭他剛剛摸過的地方。
  「呵呵……這樣就害羞了啊?妳果然很有趣。」
  有趣?他從頭到尾就只是想捉弄我嗎?真是個討厭的傢伙!……結果我還是要不回那塊杯子蛋糕。

※※※

  自從他發現我喜歡糖球王子之後,便很刻意的在糖球王子約我的時候過來插花。甚至在一次糖球王子辦派對的時候,硬要我去什麼地窖,結果最後才發現那個地窖就是他搞出來的,只是為了不要讓糖球王子跟我在一起。
  他那句「我想跟你在一起。」其實我內心是知道他是什麼意思的。但看他平常對我的種種行為,我不太懂他到底想跟我在一起是要做什麼?捉弄我?所以我決定小整他一下,帶上一堆朋友(包括糖球王子)跟他「一起冒險」。

  「我的意思是我想跟你兩個人一起冒險啦!」在那次之後他獨自把我找來這樣跟我說。
  「兩個人?連蛋糕都不能跟?」
  「沒有那隻貓!」
  「什麼那隻貓?她叫蛋糕!」
  「好啦……蛋糕,我不想她也跟來。」馬歇爾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不太高興的樣子。
  「……好吧,不過你得保證,我們兩個人一起冒險的時候你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
  「奇怪的舉動?譬如說……?」
  「就……」說到這邊我突然說不下去。
  「好啊,我答應妳。就單純的冒險,我不會偷親妳或偷摟住妳的腰什麼的。」
  「……」搞什麼嘛,他根本就知道我所謂「奇怪的舉動」是什麼意思。

  「那明天開始,每隔三天的黃昏,樹屋外的那個山丘上集合。」我指向遠方的一座小山丘,因為知道他怕陽光所以我選擇太陽西下的時刻。
  「好,就這麼敲定囉!」馬歇爾李開心地笑著,不是平常那種不懷好意的邪笑而是打從心底開心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樣的笑臉,我的心臟突然一下子跳得很大力。

  不得不說在冒險上某方面馬歇爾李比蛋糕還可靠。雖然他不怎麼使用武器(我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拿他那把斧頭吉他來砍敵人),但他有召喚骷髏大軍的能力,或是變成大蝙蝠直接跟大型的怪物戰鬥,還能在一瞬間看穿敵人的弱點。總之跟他在一起冒險……感覺還不差,他也真的遵守約定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雖然不是冒險的時候他還是照舊捉弄我。)

img015-2  

 

  「剛剛真的是好險,如果不是你及時把我拉走我大概就要被那個大石頭怪物壓扁了。」
  「妳還這麼輕鬆地說!我在旁邊看得膽戰心驚的耶!」馬歇爾李敲了一下我的頭。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妳每次都這樣,看著前面就沒有留意旁邊跟後面的狀況。」
  「可是有你在啊,如果是平常就是蛋糕在我旁邊了。有人在旁邊保護我,我才能毫無顧忌的專心前方的戰鬥嘛。」
  馬歇爾李笑了一下,
  「好吧,以後妳就專心前方的戰鬥,我會護住妳的背後的。」他又拍了一下我的頭。
  其實他也沒有之前想的這麼討厭,至少他是真的在擔心我的安危。我本來以為我遇到危險時他只會在旁邊看然後嘲笑我,事實上是每次都被他解救(只不過接著就會像這樣數落我一番)。我用非常小的音量說,
  「真的……很謝謝你能保護我。」音量雖然很小不過以他的聽力來說還是聽得到的。
  「我只是因為……不把妳安全的帶回來,蛋糕那隻貓會宰了我所以我才……」
  我也笑了一下,我知道他只要感到很難為情的時候就會開始找藉口或是想辦法轉移話題。馬歇爾李雖然號稱一千歲,可是感覺他有些地方還是像個小孩一樣。

※※※

img013-2  

  某天晚上,就在我吃完晚餐準備休息時,樹屋屋頂傳來輕輕的吉他聲。我悄悄地爬上屋頂,看到夜色下的馬歇爾李一個人在自彈自唱著。

渡過無數的春夏秋冬
我始終獨自一人
穿過無盡的山川平原
我依舊孑然一身
千年的歲月改變了週遭環境
卻改變不了我
我曾以為我將是永恆不變
直到妳的出現
妳改變了我的人生
妳改變了我的心靈
妳的存在
讓我千年來那冰冷不再溫暖的身心感受到了熾熱
妳……

  他大概是意識到我的出現,放下貝斯停止了歌唱。
  「被我聽到所以唱不下去了嗎?」
  「不,我只是不曉得接下來要唱什麼。不過……不是被你聽到,而是我故意等妳來聽的。」他轉頭過來看著我。
  「所以……你說我改變了你?」
  「是啊,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一個人。沒有朋友陪伴只能獨自一人到處流浪,我原以為我會這樣一直孤獨的走下去……妳的出現,讓我發現我不是獨自一個人。」
  「沒有朋友?糖球王子不算你的朋友嗎?」
  「他?算了吧!他滿腦子都是科學跟他的王國。」馬歇爾李輕蔑的笑著。
  「那他……心裡會有我嗎?」
  馬歇爾李的笑容消失了。
  「這麼想知道,妳去問他不就得了?只是答案可能不會是妳所想要的……勸妳還是別問。」
  「跟我說問他就好,又叫我別問,你到底是想怎樣啦!」
  「我只是回答妳的問題再提出我的建議而已……不過,糖球那傢伙真的沒有妳心裡所想的那麼好。」
  「糖球王子好不好,又不是你說了算。」
  「我認識他比妳認識他還久,所以我知道他骨子裡到底是什麼樣子。」
  糖球王子的骨子裡到底是什麼樣子?我知道他雖然平常看起來很軟弱,但是個溫柔的人啊。難道他還有我不知道的另一面?

※※※

img013-3  

  「費歐娜?妳怎麼了?」馬歇爾李看著我,一臉很擔心的樣子。
  也難怪,我現在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吧……
  「我去問了糖球王子,他說……他沒辦法把我當成他心裡那個重要的人,因為他還有糖果王國。」
  「妳還真的跑去問啊?我早就說過他滿腦子只有他的王國。」
  「我說我喜歡他,他卻說:『我也喜歡你,但不是那種喜歡,對我來說糖果王國才是最重要的。』我……我……」無法停止淚水不斷從眼角滲出來,在面對糖球王子我還能忍住不讓它掉下來,但現在……我卻無法停止哭泣。
  「對……對不起,這很不像我吧?我一直努力不讓自己這麼愛哭的……你要笑就儘管笑吧……」
  不斷拭去眼角的淚水,它又一再的冒出來。為什麼……偏偏是在他的面前?

  「費歐娜……」
  馬歇爾李的臉慢慢的靠過來,他冰冷的嘴唇疊上了我沾滿眼淚的雙唇。雖然他平常就會偷偷的親我的臉頰或是額頭,但這是第一次吻我的嘴唇。親吻了幾秒後,他將我的頭抓進他的胸膛。
  「想哭就盡量哭出來吧,我不會笑你的。」
  我終於壓抑不住,抓著他的衣襟放聲大哭。而他只是抱著我輕輕地摸我的頭,那雙摸著我的手出奇地溫柔。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只知道當時的馬歇爾,跟平常那副愛捉弄人、愛開玩笑的模樣完全不同。

※※※

  到了隔天黃昏,又是兩人一起冒險的時刻。但經過昨天的事,我有點不知道要怎樣面對他。
  「費歐娜,妳今天怎麼這麼慢啊?」馬歇爾還是跟平常一樣,好像昨天的事根本沒發生過似的。
  「呃……那個……」糟糕,臉變得好燙,我想馬歇爾一定也發現我不太對勁。
  「妳還在為昨天我吻妳的事害羞嗎?」他知道!他根本沒忘記昨天的事!
  「我可是認真的。」馬歇爾說道。
  「認真?什麼意思?」
  馬歇爾看著我,臉上沒有掛著平常那個邪氣的笑臉,而是很認真的直視著我。

  「費歐娜,我喜歡妳。」

  「喜歡?」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沒想到他會突然說出這句話。
  「就像妳喜歡糖球那種喜歡一樣,我喜歡妳。」
  時間好像在這瞬間凍結一般,我呆呆地看著他,他也看著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努力擠出了一句話:
  「可是你……你是個活了千年的吸血鬼,而我只是個人類女孩……」
  「糖球也不是人類就沒關係嗎?」
  「呃……」
  「如果只是因為這個問題妳不能接受我,我把妳也變成吸血鬼就好啦。」他說完便向我靠過來,露出尖牙的嘴慢慢貼往我的脖子……
  「等……等等……」我害怕的閉上雙眼,卻不敢反抗,只任他那冰冷的氣息不斷向我襲來。

  可是過了好幾秒,都沒有被咬的感覺,直到臉頰傳來一陣疼痛。
  「妳以為我真的會這麼做嗎?」馬歇爾捏了一下我的臉頰。
  「痛痛痛!搞什麼啊?害我緊張了一下。」我摸著被捏痛的臉頰,一臉不滿的看著馬歇爾。
  「我知道妳現在還放不下糖球,沒辦法馬上接受我吧。加上……」馬歇爾的臉色變得很黯淡,
  「變成吸血鬼不是件什麼輕鬆的事。」他這樣說著。
  雖然被糖球王子拒絕,但他說的沒錯,我還是忘不掉糖球王子。可是他呢?我對他的感覺到底是……?不論是昨天他吻我還是剛才假裝要咬我,我為什麼都不反抗?本來我都一直覺得他是個愛捉弄人的壞傢伙,但最近……慢慢有了別的想法,是因為開始跟他一起冒險而慢慢改變想法的嗎?
  「好啦,回歸正題,今天要去哪裡冒險呢?」馬歇爾微笑著說,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的笑容看起來跟平常不一樣。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開始喜歡上他,但至少……我跟他的冒險時段還是會繼續下去。

 

 

--完--

 

 

 

【後記?】

裡面有很多自我腦內補完的情節

而且有提到了一點這次出的新刊「DUNGEON」的內容ˊ‧W‧ˋ

糖球把費歐娜甩掉是參考自泡泡糖對芬還有那個追求者說的話

總覺得他也是會為了大局把感情犧牲掉的類型

不知道費歐娜心境轉變有沒有表達出來......

 

中間的插圖......沒錯

我就是為了這篇文畫的(所以說這篇文也是老早就打好了)

很久沒寫文了不知道這篇各位的感想是如何OT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方貓 的頭像
方貓

方貓廢畫部屋

方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糖玄苁
  •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好讚!!!!!!!!!!!畫風好棒!!!!!!!
    作者讓我抱一下(別
  • 現在看這篇整個黑歷史ㄌㄚㄚㄚㄚ(抱頭
    而且後來都在畫圖沒寫文了:3

    方貓 於 2016/05/29 16:18 回覆